影視業反腐難了:從騰訊、優酷到浙江衛視
財經

影視業反腐難了:從騰訊、優酷到浙江衛視

2020年07月06日 18:31:56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一場還未走向“回報期”的貪腐案。

調離不到一年,陶燕還是倒在浙江衛視的受賄案里。

6月29日,裁判文書網公布了《陶燕受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因在電視劇投資方面違法收受488萬元,浙江衛視總編室原主任陶燕已于6月24日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5年。

《春風十里不如你》(配圖來自演員周冬雨微博)

《春風十里不如你》(配圖來自演員周冬雨微博)

判決書顯示,2016年上半年,被告人陶燕在與北京東海麒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東海麒麟公司)法定代表人胡某(工商登記資料顯示,東海麒麟實際控制人為胡震鵬)交談時得知,東海麒麟公司正在籌拍電視劇《春風十里不如你》(《春風》)。胡某提議陶燕投資該電視劇,陶燕考慮到該劇當時導演、演員都未確定,投資風險太大,未同意。

2016年8月底或9月初時,被告人陶燕從優酷高級版權合作總監許某處得知優酷已與東海麒麟公司就收購《春風》新媒體版權一事達成初步意向,并在向胡某確認后,認為投資基本無風險,便主動向胡某提出投資《春風》項目。

胡某為了今后能在電視劇收購等方面得到被告人陶燕的關照,在已無需他人投資的情況下,同意陶燕按10%的入股比例投資1200萬元。

被告人陶燕因資金短缺,向北京中視精彩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實際負責人熊某借款。熊某為了今后能在電視劇收購等方面得到被告人陶燕的關照,提議以公司名義為陶燕及其丈夫投資,并表示投資收益全部歸陶燕一方,陶燕表示同意。

2016年9月28日,熊某以霍爾果斯中視精彩影視傳媒有限公司(霍爾果斯中視精彩公司)的名義與東海麒麟公司簽訂聯合攝制合同,后分兩次將1200萬元轉入東海麒麟公司賬戶。

2017年10月10日及11月7日,東海麒麟公司先后將投資款和收益款共計2320.2094萬元匯入霍爾果斯中視精彩公司賬戶。后因公司經營不善,熊某無力支付全部收益,經被告人陶燕同意后,僅交付給陶燕488萬元,陶燕予以收受。

案發后,在調查機關對被告人陶燕宣布立案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前,被告人陶燕主動向調查機關交代了自己的經濟問題。其親屬已代退繳違法所得488萬元。

浙江省紀委省監委在去年11月披露,浙江省紀委省監委駐省教育廳紀檢監察組正對陶燕紀律審查;經浙江省監委指定管轄,湖州市監委正對其監察調查。浙江省紀委省監委網站同期披露的資料顯示,陶燕長期在浙江廣電集團工作,歷任浙江衛視節目中心副主任、浙江衛視戰略發展中心副主任、浙江衛視總編室主任等職,2019年3月赴浙江傳媒學院任教。

值得一提的是,《春風》改編自馮唐的小說《北京北京》,由周冬雨、張一山主演,同時,周冬雨工作室亦是該劇排名靠后的出品方。此外,《春風》為優酷獨播劇,并未在浙江衛視上星播出,此番邀請陶燕入局,組盤意義明顯。

窩案頻發

陶燕此次案發由頭,是一場還未走向“回報期”的貪腐案。比浙江衛視案更早案發的是優酷。

2018年12月4日,阿里大文娛方面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確認,阿里影業董事長樊路遠將兼任優酷總裁;根據舉報,原阿里文娛大優酷總裁、阿里音樂CEO楊偉東因經濟問題,正在配合警方調查。

此后,楊偉東案并無更多披露,但據記者了解,楊偉東案發后,優酷內部進行大調整,管理層人員被更換,之前簽訂的項目,也被重估。

在調整期中,優酷與愛奇藝、騰訊視頻差距進一步拉大。Trustdata數據最近發布的5月移動互聯網全行業月活數據顯示,長視頻月活出現明顯下滑。愛奇藝月活2.59億,環比下滑8.46%;騰訊視頻月活2.02億,環比下滑7.28%;優酷月活1.01億,環比下滑8.14%;B站月活4352萬,環比下滑0.69%;芒果TV月活1885萬,環比下滑2.83%。長視頻與短視頻差距也在擴大,同期,抖音月活4.64億,環比增長0.63%;快手2.62億,環比增長1.12%。

比優酷更早的窩案,來自騰訊視頻,但也與阿里大文娛相關。2013年8月,原騰訊在線視頻部總經理劉春寧離職后,入職阿里,分管數字娛樂事業部,此后阿里、騰訊文娛大戰日趨猛烈,且阿里一度在音樂板塊占據上風。劉春寧此前在騰訊工作十年。

2014年,騰訊內部審計時發現當初劉春寧主管的視頻團隊存在貪腐疑點,于是,重拳出擊。

2016年4月,劉春寧被控受賄一案,在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據財新當時報道,劉春寧被控涉嫌兩宗犯罪事實,均是發生在其擔任騰訊在線視頻部總經理期間。第一宗指控,是涉嫌干涉電視劇《自古英雄出少年》的評級,從中受賄143萬元。

檢方指控的第二宗涉嫌犯罪事實,是劉春寧在采購《寶貝》《蘭陵王》兩部劇時,受賄70萬元。檢方稱,雙方簽訂購買合同后,騰訊支付第一筆款項,岳雨(時任騰訊網絡媒體拓展部和在線視頻部總監)讓下屬安排自己和劉春寧與耀客公司董事長呂超等人吃飯,并提出將好處費以現金形式支付給自己和劉春寧。2013年1月29日,呂超安排員工從銀行提取現金120萬元,將其中70萬元裝入一個行李箱。當日,呂超等人攜帶這個行李箱在上海市徐匯區萬麗酒店附近,與劉春寧、岳雨見面吃飯,飯后將這個行李箱交給岳雨,岳雨和劉春寧將該行李箱帶走。

除了涉嫌受賄一案,劉春寧還曾卷入一宗民事案件。2013年劉春寧從騰訊離職,次年騰訊即向法院起訴他,稱其違反與騰訊簽訂的《保密及不競爭協議》,離職后兩年內加入與騰訊具有競爭關系的阿里巴巴。2014年12月,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支持騰訊主張,劉春寧被判賠付3000多萬元。劉春寧不服上訴。2015年12月,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撤銷原判,駁回起訴,提出使用仲裁程序解決勞動糾紛。

2020年,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發布執行裁定書,關于被執行人劉春寧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一案,執行依據為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粵03刑終1961號刑事裁定,原執行案號為(2018)粵0305執2262號。2018年10月15日,因未發現被執行人名下有可供執行的財產,裁定終結該次執行程序。在原案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后,經全國網絡執行查控系統查詢反饋,依法凍結了被執行人劉春寧名下銀行賬戶,并扣劃款項人民幣10435.48元上繳國庫。2020年4月20日,被執行人主動將剩余款項人民幣2042938.98元支付至南山區人民法院,法院已將上述款項支付至深圳市財政委員會。由此,該院認為,上述生效法律文書所確定的事項已執行完畢,本案依法應予以結案。這是劉春寧的最新處境,記者并未在裁判文書網中找到劉春寧受賄罪一案的判決書。

事實上,影視項目腐敗案頻發,與行業特性相關。“這個行業太市場化了,從搶IP、明星等項目前期起,充滿了變數與水分,拍攝階段成本亦不透明,后期價格更是一團迷霧。根本說不清楚是市場價格還是有操作,本來就是一體兩面,水分有時候是必要生存條件。”有上市影視公司高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承。

當然,隨著影視業低迷,這一狀況在得到改善。“各家都在推標準化,降低成本,特別在國資進來之后。”前述高管稱。

2019年,愛奇藝實現營收289.94億元人民幣(約合41.65億美元),歸母凈虧損103.25億元(約合14.83億美元),其中,內容成本 222 億元。

“從去年年底到現在,演員片酬降到了當時限制的高峰,一部劇在5000萬元人民幣以下,現在播出的劇都是符合限定價格的,之前價格最高到了1.5億以上。最近的行業聯合聲明出來后,我們相信成本會進一步降低。”愛奇藝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龔宇在5月的財報電話會上稱。5月7日,騰訊視頻、愛奇藝、優酷聯合多家影視公司發布行業自救倡議書,表示將對影視劇、綜藝節目生產的各環節成本體系、價格體系進行動態調整。

5月發布的一季報顯示,愛奇藝總營收76億元人民幣(約合11億美元),同比增長9% ,總營收和同比增速超預期。凈虧損為人民幣29億元(約合4.060億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的凈虧損為人民幣18億元,同比擴大。

亚洲黄色图片网站